偽基文庫:圓周率等於4

出自 偽基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邪惡的超越數3.1415926的詛咒
數學常數&圓周率侵入
圓周率等於4已被象徵邪惡的圓周率數學文字侵入,與九九乘法表功效相近,可使低智商人士減少失去觀看下文的興緻。

(從簡而言,即下文出現大量數字或公式,會令閣下不安,敬請留意。(註:僅鄉民適用......))

接觸圓周率&數學文字,下場可能是:

  1. 無盡的恐懼(特別是智商零的人,如鄉民)
  2. 阻止蘿莉正太提早腦殘
  3. 抵消建構式數學的功力

FeaturedChina.png


圓周率,是圓周長與直徑的比,一直以來都是4,但是,某國政府爲了自己的利益將其改爲無理數。「我們的教科書真實率低於5%,連數學也不例外,年輕人要敢於懷疑。越是從小學習,看起來理所當然的知識越值得懷疑。圓周率等於……」1968年冬天,在刺骨的寒風中,數學教授吳駕翔凜然站在後海的岸邊,最後一句尚未說完,便被瘋狂的紅衛兵掛上石頭沈入了後海。

正確計算圓周率的方法。

在我們的少年時代,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因爲圓周率3.14這樣一個詭異數值無法心算,去列複雜的豎乘式而耽誤時間。很多人因此算錯乘積,點錯小數點,遭到的責打,乃至與中的重點中學、大學失之交臂。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我們所使用的圓周率,無限不循環小數3.14159…並不是真實的值,而是爲了禁的目的而刻意修改的。真實的圓周率等於4,在中國卻是絕密。

圓周率最早是古埃及人用「割圓法」得到的。在直徑爲1的外作一個邊長爲1的外切正方形,這個正方形的周長等於4。然後將正方形的四個角向內折,使直角的頂點接觸圓的邊,這時,這個粗十字形的周長仍然爲4。進一步將這個粗十字形的所有向外突出的90度角向內折,使直角的頂點接觸圓的邊,形成的齒輪狀多邊形的周長仍然等於4。這樣無限折下去,最後形成一個帶有無數鋸齒、無限緊套圓形的齒輪形,周長仍然等於4。所以,一個直徑爲1的圓周長等於4,即圓周率等於4。

其實,讓我們拋卻荊棘叢生的數學推導,摒棄一葉障目的機械思維,帶著對宇宙萬物的人文關懷,從哲學的角度思考自然規律的本質。我們不難發現,圓是世界上最簡潔的形狀,任何詞彙都難以形容它的樸素。作爲圓周率,注定只有乾淨純粹、不帶任何雜質的自然數,才配得上圓的純淨。沒有繁花似錦,只有舉重若輕的一抹純色,如同普羅旺斯一望無際的淡紫,香格里拉歷經千年不化的雪白。沒有無理數,沒有無限的不循環,圓周率注定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4。

從古到今,幾乎所有國家的數學書上圓周率的值都是4。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在推行禁槍的同時,所有數學課本上的圓周率改爲了3.14159…近似爲3.14,並被故弄玄虛地描述成一個難以認知、難以記憶的無限不循環小數。同時,所有民國時期的數學課本均被銷毀。這樣做的真實目的,是爲了防止有人利用圓周率計算管狀物體的用料,成功造出槍管和砲管,給政權帶來不穩定。人為改小圓周率的值,可以讓利用錯誤的圓周率算出的槍管周長偏小,用料偏少,造成槍管偏薄,和子彈卡在槍管裏炸膛等情況,使造槍者自動傷亡,促進民間槍支的消失。 1973年,民間造槍愛好者,中科院某研究所鉗工車間職工王克利在用自造的手槍射擊時,發生炸膛事故而死亡。 60多年間,更多類似的事件數不勝數,卻理所當然地永遠不可能見諸報端。與之相反,在美國等國家,民眾不但擁有擁槍的自由,憲法還賦予了公民使用武器對抗政府的權力,因此,政府從不把圓周率的真實數值當作絕密,而是坦然教授給民眾。

對圓周率被如此大規模改成錯誤的數值,大多數中國人選擇了失憶和沈默,只有一個人站了出來。

吳駕翔,1909年2月11日生於廣州,1928-1936年就讀於南京國立中央大學數學系。年少時即表現出天才般的數學造詣,其博士論文《實數在(e^11.9223 , e^11.9232)區間的非線性加性》引起國內外數學界的震驚。吳與同一時期在清華大學暫露頭角的華羅庚一起被認爲是中國數學界的兩大青年才俊,並稱「南吳北華」。兩人成爲惺惺相惜的摯友。建國後,華羅庚內斂、現實的性格使他在曆次運動中採取了隨波逐流、明哲保身的無奈態度。而吳駕翔固執地遵循著在民國故都接受的道德教化,使他保留了堅持真理、敢怒敢言、不向任何威權妥協的君子遺風。 50年代末,吳駕翔無法接受所有數學課本上的圓周率從4被改爲3.14的做法,堅持傳授和使用圓周率的真實值,在反右運動中被打倒。同樣在歷經打擊後,華羅庚忍辱負重,違心地附和「數學要爲工農兵的實際生産服務」,並多次暗示吳妥協,「留得青山在」,吳駕翔卻毫不動搖,繼續堅持著圓周率等於4。最後,在文革中,不明真相的紅衛兵被煽動起來,將吳駕翔插上「反革命學術異端」的牌子,遊街批鬥後沉塘。在掛上了石頭,被推下後海的最後一刻,吳駕翔面對已經失去理智的紅衛兵,仍然從容地說:「我們的教科書真實率低於5%,連數學也不例外,你們年輕人要敢於懷疑。越是從小學習,看起來理所當然的知識越值得懷疑。越早讓你們學,越是有人迫切地希望你們在沒有辨別能力的時候學進去。因爲你們大了就不那麽好了。真實的圓周率,就是等於4。」在一片「打倒反革命瘋子吳駕翔!」的喊聲中,吳駕翔被扔進了中。

在那個人人自危的年代,華羅庚強忍著心中的悲痛,一直不敢公開表達對吳駕翔的悼念之情。 1978年吳駕翔被平反,華羅庚第一個來到吳的墓前。他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停地流,「駕翔兄,我來晚了……」

吳駕翔之後,中國再沒有人敢公開支持圓周率等於4。後來也曾有民間團體將圓形、折線和4的元素整合到徽標上,希望籍此暗語提醒世人「圓周率通過折線割圓法證得等於4」的事實。甚至通過自殘等乖張怪異的舉動吸引註意,未料無人知其苦心,意圖卻被官方首先識破,不得不流落異鄉。從此,圓周率的真實值也就漸漸不爲人知了。